背景:              字号:   默认

第1187章 大梦千年(2/2)

章神光是舍不得手中的权力,舍不得巫神教教主之位。

“怕什么?”章神光淡淡地说道,“就算说出去又如何?等下我就让你们全都去见阎王。”

“心够狠,这里也有你巫神教的人。”

“哼,他们可不是老夫的人。”章神光冷冷地说道,“他们一心想要让那老东西苏醒,太固执,既然如此,那就陪着那老东西一起去见阎王好了。没了他们,老夫带着剩下的人,能让巫神教变得更强大。”

“我知道太多秘密了埃”林夕麒感叹了一声道,“看来你是不会放过我了。”

“就算你不知道这些,老夫也不会放过你们。”章神光冷笑道,“梦衍宝经啊,当真是神奇。”

“你不想要?”林夕麒问道,“你完全可以让我交出梦衍宝经换取一命。”

“老夫可不想在这上面浪费心思,明知不可能的事。”章神光说道。

“试都不试,你怎么知道我就不会答应呢?”

“哈哈,小子,老夫吃的盐比你吃的饭都要多。梦衍宝经是好,可老夫也不贪心,该是老夫的跑不了,不是老夫的也不强求。”章神光哈哈大笑起来,“咦?想动手?”

“在我的梦境中,我做主。”林夕麒笑道,“不知道在这里杀了你会如何?”

这话让章神光心中一惊。

梦衍宝经的神奇,他是知道的。

巫神教中是记载的,虽然不知道这小子的话是不是真的,但以梦衍宝经的神奇,说不定真的能够做到。

章神光等了一下,发现林夕麒没什么动静。

“唉~~~”林夕麒长叹了一声道,“看来是不行埃”

林夕麒本来想要利用梦境来束缚章神光,可他想要这么做的时候,却发现梦境无法给予自己这些帮助。

大概还是因为章神光的功力太强,就算梦衍宝经也无法将其的实力压低。

而且在梦中,自己击杀他,也不等于在现实中杀了他。

“那真是太遗憾了。”章神光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心中虽然不大相信林夕麒直接利用梦境击杀自己,但他还是觉得林夕麒可以利用梦境影响自己,从而影响自己的实力施展,这点应该还是可以做到的。

没想到这小子直接放弃了。

“恩?”章神光刚想嘲讽一下林夕麒,忽然发现自己的双手似乎有了一些变化,原本还红润的手背竟然开始变得暗淡,起了皱纹。

“臭小子,你对我做了什么?”章神光心中一惊,盯着林夕麒喝问道,“你~~”

他发现林夕麒的头发竟然半白了,脸上竟然出现了皱纹。

本来二十几岁的林夕麒现在看上去怎么也有五六十的样子了。

“我想换个法子试试。”林夕麒说道。

“没用的,你杀不了我。”章神光笑道,“要动手,直接动手便是,何必如此费事?看你的样子,想要让老夫的寿元耗尽,可惜啊,这是梦境埃”

林夕麒没有回答章神光的话,他现在控制着梦境让时间不断流逝,短短一会就相当于过去了数十年,他想要用这样的手段耗死章神光。

直接利用梦境压制章神光,想要杀他的想法已经无法实现。

林夕麒忽然想起当时将玉淑拉进自己梦境后突然得到的一些感悟。

当时他觉得梦衍宝经可以让人在梦境中有更多的时间修练,可这时间要是太长的话,也是能威胁到梦境中人的性命。

这只是一种感觉,到了这个时候,林夕麒想不到还有什么办法来对付章神光,就只能试一试了。

两人不断衰老,没一会儿林夕麒的头发发白,俨然是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头了。

对面的章神光更惨一些,他的年纪本来就要比林夕麒大不少,现在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

“假的,假的,只是梦境罢了。”章神光口中喃喃道。

“十年,百年,千年?”林夕麒念叨着,“一梦十年,一梦百年,大梦千年?”

林夕麒发现自己已经无法站立了,他盘腿坐下了。

口中不断重复念叨着。

忽然他的心中一动,看向对面的时候,发现章神光已经没了气息。

“是梦吗?”林夕麒低声道,“也是现实埃”

眼前景物一阵变幻,林夕麒从梦境中恢复过来。

他发现自己头痛欲裂,身上一阵无力感。

可他顾不上这些,急忙看向了章神光。

只见章神光还站在自己的面前,他的双手结印,还保持着刚才喊话的样子,梦境中过去了许久,这里仅仅是一瞬间罢了。

他的双眼看着自己这边。

“还活着?”林夕麒心中一叹,看来自己失败了。

可就在他觉得自己失败的时候,章神光的双眼失去了神采,身子‘嘭’的一声扑倒在地。

“怎么了?”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啊?教主大人?”

“教主大人没气息了?”

巫神教的高手震惊了,脸上很快又浮现了惊恐之色。

章神光身死,自己这边可不是圣地联盟高手的对手了。

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教主到底是怎么死的?

“阵法反噬,肯定是阵法反噬。”

圣地联盟这边有人喊道。

“反噬的好,死得好。”

圣地联盟这边的高手觉得这个可能性极大。

“林谷主。”虞蝉纱注意到林夕麒身子晃了晃,然后直接盘腿坐下了,她不由身影一动,出现在了林夕麒身旁。

“不要紧,功力消耗过度。”林夕麒咧嘴一笑,很是虚弱道。

“啊?”虞蝉纱忽然惊呼了一声。

她的一声惊呼立即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你的头发?”

“我的头发怎么了?”林夕麒有些疑惑地问道。

“谷主大人,您~~您的头发白了,白了一半。”韩旻急忙冲了过来,“不好,谷主,您伤势极重,气息不稳,到底怎么了?”

“别急,别急。”林夕麒笑道,“我有疗伤丹,我~~~”

林夕麒大概是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自己梦境中的一切果然不是虚幻的,梦境中发生的,现实中也有效。

在梦境中耗死了章神光,可自己也受到了影响。

头发半白?

这就是自己付出的代价了,以寿命为代价。

林夕麒发现自己一时间连伸手在自己身上拿丹药的力气都没有了。

“林谷主,你这是?”圣地联盟的不少高手想要靠近。

“诸位请退后。”韩旻,陈菲杏等人立即喊道。

现在林夕麒伤势极重,他们可不敢让这些圣地高手靠近。

毕竟章神光死了,谁知道这些家伙会不会起异心。

“大家退开吧。”苗芊玉说道。

其他圣地的高手也明白韩旻他们的心思,倒是没有再上前了。

“不要紧,虞姑娘可以信任。虞姑娘,我怀中有一枚疗伤丹,麻烦你~~”见陈菲杏想要上前让虞蝉纱也离开的时候,林夕麒摇了摇头制止了她。

虞蝉纱没有多话,立即从林夕麒的怀中掏出了一个小玉瓶,这是孙玉淑给他的生机丹。

她没有仔细去看这到底是什么丹药,可丹药的清香令人一阵神清气爽,显然是珍贵的丹药,立即给林夕麒服下了。

看到虞蝉纱脸上紧张的神情,苗芊玉脸上的神情变幻了无数遍,最后有些无奈地暗暗叹息了一声。

丹药服下之后,林夕麒原本苍白的脸色红润了一些。

“林谷主,章神光是你杀的?”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看看石棺里的老家伙到底死了没有?”林夕麒深吸了一口气道。

大家一听,心中一震,刚才章神光突然莫名其妙的死去,太过邪异,让他们一时间都忘了这件最重要的事。

“让开,章神光已经死了,你们不想死,就滚开。”

看到巫神教的人拦在前面,圣地联盟这边的高手不由大喝一声道。

“杀。”巫神教的高手没有退缩。

厮杀继续。

林夕麒暗暗叹息了一声。

这些家伙果然如章神光所说的一样固执,他们一心想要让石棺中的老家伙苏醒过来,为了保护石棺就算拼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没了章神光,圣地高手这边士气大涨,再加上有虞蝉纱在,这个优势很快便扩大了。

半个时辰后,圣地这边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终于将剩下的巫神教高手击杀。

“打开吧。”林夕麒在韩旻的搀扶下走到了石棺前道。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没人上前。

“哈哈~~我来吧。”赵炎阳哈哈大笑一声道,“要是里面的家伙真活着,真有那么厉害,早就出来了。”

听到赵炎阳的话,周围的老家伙脸色有些挂不祝

他们当然忌惮这具石棺,怕会有危险。

赵炎阳轻喝一声,一道掌劲击出,石棺盖板‘嘭’的一声被掀开。

大家往石棺中一看,只见里面躺着一个头发全白的枯瘦老头,这老头看上去就像是一具干尸,没有任何的气息。

“看来是还未苏醒。”

“什么还未苏醒,应该是死了。”

“对,肯定是死了,刚才阵法被破坏之后,他应该就死了。”

“或许早就死了。”

“这样还不能放心,将他烧了吧。”

“对,烧了。”

圣地联盟的高手纷纷说道。

最后大家一致同意焚尸。

毕竟大家不敢赌。

哪怕这个老家伙就像是一具干尸,没有气息,但谁也无法保证他就真的死了。

只有将其烧成灰,才能让大家完全放心。

‘阿嚏~~’不知道谁打了个喷嚏,石棺中的老头‘蓬’的一声炸开了。

“这?”

在众人的亲眼见证之下,这具干尸直接化为了粉末,连他身上的衣袍也都化为了飞灰散落在了石棺底部。

“看来早就死透了,巫神教还费尽心思想要让他苏醒过来,真是可笑。”

“巫神教可不知道他已经死透了,他们可不敢打开石棺埃”

“这倒是。”

“诸位,这事还没完啊,当年的老家伙死透了,章神光和诸多巫神教高手也死了,可外面还有不少的巫神教余孽要剿灭。”

“对对对,赶紧出去吧,万一被外面巫神教的人断了退路,岂不乐极生悲?”

“等一下。”林夕麒虚弱地喊道。

“林谷主还有什么要说的?”

他们现在差不多能够确认章神光是林夕麒杀的,只是不知道林夕麒到底是怎么杀的。

哪怕林夕麒现在看上去伤势极重的样子,但他们心中可是忌惮的紧。

“我觉得还得小心查探一番,尤其这间石室,确定没什么遗漏。”林夕麒说道。

“不用了吧?这石棺中的老家伙都灰飞烟灭了。难道这里还有什么宝物?看上去也不大有埃”

“林谷主说得对,还是要仔细检查一下,谨慎一些总是没错的,万一真的发现什么好东西呢?”

于是大家立即对石室进行了探查。

“没什么发现。”

这些高手很快便结束了。

“谷主大人,咱们出去吧?得找个地方疗伤。”韩旻说道。

他可不想让林夕麒和这些家伙待在一起,谁知道这些家伙会不会起歹心。

林夕麒沉思了后,点了点头道:“走吧。”

老实说林夕麒真想自己再仔细检查一番。

刚才那些家伙根本没太用心。

他倒是能够理解他们的心思。

现在大家都在地宫之中,怕外面的人将入口堵了,那他们这些人就会被活活困死在这里。

石棺中的老家伙已经化为了飞灰,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在他们看来,根本没必要再查探什么。

刚才查探已经是很给自己面子了。

可惜自己现在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想要亲自查探根本做不到。

“看来是我想太多了。”林夕麒暗暗摇了摇头。

直到出了地宫入口,众人的心才完全踏实了。

同时他们也将地宫出来的通道堵死了。

前方的厮杀声还在继续。

“诸位,巫神教的余孽一个都不能留。”

“大家各自出手吧?”

“好1

“不过在此之前,我想有个人得给我们一个说法1江东名忽然出声道。

“啊~~”陈横图双眼大睁,他虽然有所防备,但没想到江东名,何琮和努尔比三人同时出手,他根本来不及躲避,当场身死。

林夕麒心中一动,巫神教的危机已经消除,这些圣地就开始暗中结盟了。

江东名,何琮和努尔比三人刚才显然是在暗中商量好了。

大家的心思各异,各怀鬼胎。

江东名,何琮和努尔比很快便离开了。

赵炎阳本来想要留下护送林夕麒一程,最后被林夕麒拒绝了。

凌霄殿和瑶池没说什么,不过沐辰霄是留下了,说是要去凉州一趟。

林夕麒知道这是凌霄殿和瑶池的意思,他们两派还不好直接说护送自己。

很明显,他们对寂灭谷还是有些芥蒂的,尤其是瑶池。

让凌霄殿和瑶池的人离开后,让林夕麒意外的苗芊玉说和他同行。

苗芊玉的理由让林夕麒根本拒绝,因为凌波宫现在暂时在凉州栖身,和他一起回去不是应该的吗?

韩旻他们心中倒是有些担心,生怕凌波宫会在半路上对林夕麒不利。

毕竟这些圣地中,凌波宫绝对是对寂灭谷最为反感的圣地之一。

之前因为巫神教可以联手,现在没有了这个威胁,很难说凌波宫会不会下黑手。

苗芊玉知道韩旻他们的担心,不由冷笑一声道:“林夕麒,蝉纱是我最疼爱的弟子,若是你让她伤心,我是不会饶了你的。”

这句话直接打消了他们的担心。

……

漆黑的地宫中,巨大的黑色石棺缓缓升起,最后被顶到了一旁。

在黑色石棺下,又出现了一具相同的石棺。

这具石棺的巨大盖板缓缓打开。

‘咚’的一声,盖板落地,从石棺中伸出了两只手搭在了石棺边缘上。

“多少年了?”一声沙哑的叹息声在地宫中回荡。

(完)

~~~~~~~~~

说明:结尾仓促,还请大家见谅。梦衍宝经大梦千年的构思,本来是用来对付巫神教当年的老教主,因为后面不写了,就用在章神光身上了,有些潦草,勉强算是一个结尾吧。

最后还是要感谢大家的支持。

有关新书,我现在还在构思,发书大概还要段时间。

发书的时候,这里和《逍遥派》那边都会提醒的,也就是会发表章节说明的,只要这本书还在书架上,大家还是能够看到的。

大家也可以加群157666956,我在群里也会说的。

抱拳~~~

(本章完)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页章节目录没有了
他们都在读: 孤独战神我真的是捡漏王战王医妃透视神戒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我的绯色人生